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 

慧琳自傳Ⅱ
秋 天 的 童 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 喜 歡 美 國 紐 約 , 因 為 看 了 張 婉 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執 導 的 < 秋 天 的 童 話 > , 戲 中 美 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 每 個 地 方 都 非 常 吸 引 我 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當 然 這 個 並 不 是 我 到 美 國 升 讀 大 學
 的 最 主 要 原 因 , 主 要 是 小 時 畫 畫 是 我 的 興 趣 ,
 閒 來 最 愛 塗 顏 色 簿 , 後 來 到 日 本 讀 書 也 選 修 了
 Fine Art 科 目 , 結 果 真 的 讀 出 興 趣 來 。 (10/28)

秋 天 的 童 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 時 一 位 只 比 我 大 一 年 的 學 姊 , 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 紐 約 大 學 , 我 對 她 所 學 的 甚 感 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趣 , 所 以 也 想 考 Art School 試 試 看 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 概 傳 統 的 父 母 會 覺 得 美 術 這 科 沒
 出 息 吧 ! 做 這 決 定 時 我 也 曾 猶 疑 , 恐 怕 家 人 會
 反 對 。 幸 好 他 們 對 我 所 抱 的 態 度 是 : 只 要 我 喜
 歡 和 會 投 入 去 學 習 的 話 , 他 們 便 絕 對 支 持 。 就
 這 樣 我 踏 上 了 紐 約 之 路 。 (11/28)

華 洋 雜 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 國 跟 日 本 很 不 一 樣 , 那 是 個 華 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雜 處 的 國 家 , 我 並 沒 有 受 到 任 何 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視 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 學 一 年 級 , 我 住 在 宿 舍 , 但 學 校
 規 定 二 年 級 學 生 必 須 搬 離 宿 舍 , 讓 給 新 生 。 所
 以 大 二 時 , 我 與 一 位 女 同 學 在 大 學 附 近 找 了 一
 間 房 間 , 開 始 過 著 獨 立 而 自 由 的 生 活 。 (12/28)

夢 中 點 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為 了 省 錢 , 我 與 女 同 學 合 租 的 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間 只 有 一 張 大 床 , 我 倆 同 睡 。 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 這 女 孩 有 一 個 很 奇 特 的 習 慣 ,
 就 是 每 每 在 凌 晨 時 份 , 會 從 夢 中 笑 出 聲 來 。 她
 那 突 如 其 來 的 笑 聲 往 往 把 我 吵 醒 。

 唉 ! 同 住 就 有 這 樣 的 種 種 矛 盾 , 不 過 我 還 是 喜
 歡 與 知 己 同 住 , 因 為 有 個 伴 生 活 才 不 致 那 麼 枯
 燥 。

 在 美 國 期 間 , 最 經 常 的 活 動 就 是 逛 街 、 打 保 齡
 球 、 唱 卡 拉 O K , 偶 然 會 一 伙 人 到 同 學 家 裡 開
 大 食 會 。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, 朋 友 在 我 生 命 中 真 的
 佔 了 很 重 要 的 位 置 。 (13/28)
 

夢 中 點 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還 記 得 在 日 本 認 識 的 好 友 Yi Ling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完 成 課 程 後 我 倆 天 各 一 方 , 她 去 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英 國 升 學 , 但 她 並 沒 有 忘 記 我 這 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遠 方 朋 友 , 還 來 過 紐 約 探 望 我 , 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 令 我 很 感 動 。

 朋 友 令 我 感 覺 自 己 運 氣 不 錯 , 生 活 得 很 愜 意 。

 當 然 , 交 朋 友 是 雙 向 的 。 要 說 自 己 的 性 格 嘛 …

 我 這 人是 屬 於 坦 誠 型 。 但 坦 誠 有 好 有 不 好 , 人
 家 或 會 覺 得 我 太 坦 白 ,容 易 得 罪 人 。 然 而 我 對
 朋 友 真 的 是 出 自 心 底 的 「 真 」 。 (14/28)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浪 漫 風 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 美 國 讀 書 , 常 會 想 起 遠 在 香 港 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 , 偶 然 更 會 回 憶 童 年 的 難 忘 事 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還 記 得 我 小 學 五 、 六 年 級 時 , 有 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次 遇 上 十 號 風 球 , 父 親 剛 好 在 外 公
 幹 , 家 裡 只 剩 下 媽 媽 和 我 們 三 姊 弟 。

 我 們 不 理 窗 外 的 風 風 雨 雨 , 勉 強 入 睡 , 怎 料 睡
 至 凌 晨 四 點 左 右 , 整 幢 大 廈 搖 得 很 厲 害 , 竟 把
 我 搖 醒 了 。 當 時 真 的 十 分 害 怕 , 立 刻 叫 醒 身 旁
 的 大 姊 , 但 推 了 半 天 , 她 仍 呼 嚕 呼 嚕 地 在 睡 。
 我 只 好 無 奈 走 出 大 廳 燒 了 一 根 香 , 可 是 仍 覺 不
 放 心 , 便 回 到 房 裡 祈 禱 。 (15/28)

浪 漫 風 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 急 速 的 心 跳 還 不 能 平 定 , 於 是 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媽 的 房 裡 去 , 原 來 她 與 小 弟 都 被 搖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醒 了 。 媽 媽 越 想 越 覺 得 不 安 全 , 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匆 匆 執 拾 存 摺 簿 、 證 件 , 又 叫 醒 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姊 , 拖 著 我 們 到 私 家 車 裡 坐 。 最 初
 還 以 為 會 安 全 些 , 但 強 風 竟 險 些 把 車 也 吹 翻 了
 。 看 更 見 我 們 十 分 危 險 , 便 叫 我 們 躲 到 看 更 房
 裡 。

 這 件 事 給 我 的 印 象 很 深 。

 一 個 沒 男 人 照 顧 的 家 , 有 時 真 會 很 不 方 便 。
 (16/28)

人 間 有 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親 情 、 友 情 交 織 成 我 的 人 生 。 或 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 是 個 感 情 豐 富 的 人 吧 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 時 喜 歡 看 瓊 瑤 的 < 六 個 夢 > 。 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 個 老 伯 說 故 事 給 小 孩 聽 作 楔 子 ,
 六 個 故 事 都 出 人 意 表 , 真 想 不 到 以 前 的 故 事 能
 寫 得 這 麼 動 人 。

 後 來 長 大 了 , 少 了 看 瓊 瑤 的 作 品 , 因 為 結 局 多
 數 是 悲 劇 , 我 不 想 自 己 不 開 心 , 於 是 轉 看 衛 斯
 理 的 小 說 。 大 學 時 則 愛 看 亦 舒 的 城 市 戀 愛 故 事
 。 現 在 口 味 又 變 了 , 因 為 工 作 繁 忙 , 沒 有 太 多
 精 神 看 文 字 , 所 以 轉 看 漫 畫 , 尤 其 愛 看 < 白 鳥
 麗 子 > 及 < 出 位 學 園 > , 因 為 這 兩 本 漫 畫 令 人
 看 得 特 別 開 心 。 (17/28)
 

大 學 之 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 年 的 大 學 生 涯 真 的 生 活 得 很 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 , 第 一 年 是 Foundation Year , 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於 Art 的 知 識 , 要 廣 泛 涉 獵 。第 二
 年 要 選 科 , 我 選 擇 了 Graphic Art , 由 於 本 身 有 興
 趣 , 所 以 一 直 成 績 不 錯 。

 書 本 上 所 學 的 知 識 現 在 雖 然 用 不 著 , 但 我 沒 有
 後 悔 , 也 不 覺 得 浪 費 了 時 間 , 因 為 所 學 到 的 永
 遠 是 屬 於 自 己 。 有 時 我 會 回 頭 細 想 , 假 如 自 己
 不 唱 歌 , 我 想 我 會 去 當 Graphic Designer 。 (18/28)
 

不 歸 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 年 的 大 學 轉 眼 便 過 , 我 決 定 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港 找 工 作 。 七 月 份 打 算 先 找 一 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暑 期 工 , 看 自 己 適 合 做 甚 麼 。

 當 時 媽 媽 有 個 朋 友 在 Production House 工 作 , 我 本
 想 應 徵 做 員 工 , 可 惜 當 時 沒 有 空 缺 , 對 方 反 而
 叫 我 Casting,結 果 我 被 唱 片 公 司 看 中 , 與 張 學 友
 一 齊 拍 卡 拉 O K , 在 「 無 心 插 柳 柳 成 蔭 」 之 下 ,
 我 便 踏 上 娛 樂 圈 之 路 。

 一 個 月 後 , 我 又 接 拍 了 新 的 廣 告 , 剛 巧 在上 海
 拍 攝 , 回 到 我 的 故 鄉 , 感 覺 那 裹 很 美 。 (19/28)

不 歸 路

        而 且 正 東 ( 註 : 正 東 屬 於 寶 麗 金 集 團 )
 及 U F O 都 是 行 內 有 實 力 的 機 構 , 跟 他 們 簽 約 有
 一 定 的 保 障 , 歌 、 影 可 以 雙 管 齊 下。

 事 實 上 唱 片 公 司 的 Planning 很 好 , 按 部 就 班 , 經
 理 人 鍾 珍 又 安 排 我 在 U F O 的 電 影 中 演 出 , 令 我
 有 個 好 的 起 步 , 真 的 要 多 謝 他 們 的 幫 忙 。 (20/28)
 
 

不 歸 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 拍 廣 告 期 間 認 識 了 不 少 圈 中 人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 一 次 其 中 有 兩 個 廣 告 美 術 指 導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把 我 介 紹 給 U F O 的 執 行 董 事 鍾 珍 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識 , 而 泰 迪 羅 賓 的 製 作 公 司 也 叫 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去 寶 麗 金 試 音 , 當 時 我 真 的 考 慮 了
 很 久 , 到 底 應 否 進 入 娛 樂 圈 呢 ?

 因 為 我 怕 辛 苦 , 但 這 種 辛 苦 絕 非 勞 動 方 面 , 而
 是 當 藝 人 所 承 受 的 精 神 壓 力 。

 但 細 心 考 慮 之 下 , 如 果 因 為 害 怕 而 拒 絕 , 無 疑
 太 懦 弱 了 。 我 想 試 一 試 自 己 的 能 力 可 以 去 到 哪
 裹 。 (21/28)

戲 中 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 一 部 戲 < 仙 樂 飄 飄 > 就 和 郭 富 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拍 檔 。 與 天 王 做 對 手 是 否 有 壓 力 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 可 沒 想 過 這 問 題 , 只 是 怕 自 己 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得 不 好 , 連 累 了 導 演 苦 心 經 營 的 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品 。

 戲 終 於 完 成 了 , 感 覺 上 , 拍 戲 令 人 相 當 疲 倦 ,
 因 為 「 等 」 的 時 間 比 真 正 面 對 鏡 頭 的 時 間 要 長
 很 多 , 有 時 更 從 早 上 一 直 等 到 晚 上 , 一 大 早 七
 點 就 要 做 準 備 , 可 能 到 晚 上 十 一 點 也 沒 拍 好 一
 個 鏡 頭 。 (22/28)

戲 中 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拍 戲 是 很 難 預 料 時 間 的 , 但 是 拍 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戲 後 自 己 再 看 一 遍 時 , 感 覺 卻 很 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趣 。 唯 一 不 滿 的 是 自 己 的 臉 太 胖 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, 講 話 又 太 緊 張 , 說 得 太 快 也 說 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 大 清 楚 。

 今 年 的 第 一 部 戲 是 李 志 毅 的 愛 情 片 < 天 涯 海 角
 > , 驟 耳 聽 來 似 是 苦 情 戲 , 而 劇 中 我 亦 是 個 患
 絕 症 的 女 孩 , 但 她 非 常 堅 強 , 所 以 在 戲 中 我 是
 不 用 哭 的 。

 當 然 , 演 這 個 角 色 也 有 一 定 難 度 , 因 為 要 揣 摩
 垂 死 病 人 病 心 態 。 在 演 出 前 我 看 了 不 少 電 視 劇
 及 電 影 作 參 考 , 盡 量 把 自 己 的 感 情 完 全 投 入 到
 這 個 垂 死 女 孩 的 角 色 裡 , 可 說 是 打 破 了 固 有 的
 戲 劇 模 式 。 (23/28)
 

戲 中 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戲 中 女 孩 雖 然 知 道 自 己 生 命 短 暫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 反 而 充 滿 希 望 , 比 別 人 更 努 力 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掙 扎 求 存 , 並 在 死 前 努 力 做 事 , 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肯 定 自 己 的 存 在 是 有 意 義 的 。

 正 因 為 這 個 角 色 , 我 亦 曾 反 思 生 存 的 意 義 何 在
 ? 其 實 做 人 最 重 要 是 對 得 起 自 己 , 活 得 開 心 並
 且 不 要 做 令 自 己 後 悔 的 事 !

 所 以 我 珍 惜 生 命 , 不 會 做 割 脈 等 殘 害 自 己 的 事
 , 危 險 的 運 動 如 滑 雪 我 亦 不 會 輕 易 嘗 試 , 但 海
 洋 公 園 的 過 山 車 我 仍 是 會 玩 的 , 因 為 安 全 設 施
 充 足 嘛 。 (24/28)

青 鳥 歌 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除 了 演 戲 , 唱 歌 是 我 最 大 的 興 趣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往 往 很 不 自 覺 地 陶 醉 在 音 樂 的 旋 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及 歌 詞 中 。 要 是 你 問 我 最 喜 歡 哪 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首 歌 , 我 會 選 「 唔 關 你 事 」 , 我 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歡 它 突 出 的 歌 詞 內 容 , 十 分 扺 死 ,
 至 於 「 誰 願 放 手 」 , 則 較 易 發 揮 。

 其 實 在 加 入 娛 樂 圈 我 也 曾 填 寫 過 歌 詞 , 希 望 更
 全 面 地 投 入 到 歌 唱 領 域 裡 。 可 是 現 實 並 不 如 想
 像 般 容 易 , 因 為 填 詞 是 十 分 高 難 度 的 工 作 , 常
 常 會 碰 到 一 些 旋 律 配 不 上 歌 詞 的 情 況 , 最 後 不
 得 不 放 棄 了 ! 但 這 只 是 暫 時 性 的 , 我 仍 會 繼 續
 努 力 的 。 (25/28)

邁 向 東 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繼 < 醉 迷 情 人 > 之 後 , 我 推 出 了 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隻 全 新 國 語 大 碟 < 我 不 以 為 > , 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內 收 錄 了 十 一 首 歌 , 只 有 「 寧 願 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會 記 不 起 」 是 廣 東 歌 , 這 些 嘗 試 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 為 打 開 亞 洲 市 場 奠 定 基 礎 。

 一 切 順 利 的 話 , 六 月 還 可 能 錄 日 文 歌 , 因 為 有
 唱 片 公 司 看 中 「 醉 迷 情 人 」 這 首 歌 , 或 會 將 它
 改 寫 成 日 文 版 。 (26/28)

邁 向 東 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以 前 我 從 來 沒 想 過 會 以 日 語 來 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歌 , 雖 然 我 曾 在 日 本 留 學 , 但 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 、 五 年 沒 接 觸 過 日 文 了 , 希 望
 重 拾 日 文 不 會 是 件 很 困 難 的 事 , 畢 竟 有 兩 年 根
 基 嘛 。 何 況 閒 來 我 也 愛 聽 日 文 歌 , 尤 其 是 中 森
 明 菜 及 工 藤 靜 香 的 歌 , 在 我 未 入 行 時 已 很 喜 歡
 她 們 了 。

 聽 她 們 的 歌 , 也 是 學 習 日 語 的 捷 徑 。 (27/28)

夢 飛 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 過 , 我 不 會 給 自 己 太 大 的 壓 力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 願 一 切 順 利 、 平 平 安 安 、 不 斷 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進 步 、 事 業 有 成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 說 這 麼 多 是 否 太 貪 心 了 ? 知 足 常
 樂 , 我 不 會 想 一 些 難 以 達 成 的 願 望 來 為 難 自 己
 , 反 而 會 降 低 自 己 的 目 標 , 使 自 己 容 易 達 到 ,
 正 如 在 這 個 圈 發 展 , 我 只 抱 著 順 其 自 然 的 態 度
 !

 遲 些 我 會 撥 一 些 時 間 到 台 灣 發 展 , 宣 傳 國 語 大
 碟 , 同 時 也 會 兼 顧 拍 戲 , 其 實 只 要 把 時 間 分 配
 得 當 , 應 該 可 以 應 付 得 來 吧 !

 我 正 飛 向 實 現 夢 想 之 路 , 希 望 飛 出 固 有 的 框 框
 , 也 希 望 大 家 能 找 尋 到 自 己 心 中 的 天 地 。

THE END